你好,遊客 登錄 注冊 搜索
背景:
閱讀新聞

秋夜薄涼

[日期:2015-07-24] 來源:婦産科  作者:張國榮 [字體: ]

    

            初秋的夜晚,有些微涼。

   病房裡患者不多,很安靜,因此二病房裡傳出的産婦的陣陣呻吟聲越發顯得刺耳。産婦叫李華 ,27歲,這是第一胎。上午入院的時候,她和她愛人堅決要求做剖腹産,因為她說她姨就是剖腹産,她姨告訴她剖腹産不痛,麻醉藥一打睡一覺孩子就出來了。她對她姨的話深信不疑。考慮胎兒在7斤左右,無明顯頭盆不稱,我勸說他們還是試着生吧,有問題再剖也來得及,同時告訴他們陰道分娩如何好,剖腹産弊病如何多。看得出,夫妻倆對我的話有些懷疑,但還是勉強同意了。 

   下午四點開始規律宮縮,進入産程五個小時,宮口開大了7公分,完全在正常時限範圍。按平時的經驗,要求剖宮産的孕婦,在試産過程中,精神很容易被宮縮痛擊垮。而産力、産道、胎兒 、産婦的精神因素是關系陰道分娩成功與否的四大關鍵因素,其中任何一項出問題,試産都會失敗。聽着産婦痛苦的呻吟聲,我想:麻煩要來了!

   果不其然,李華的丈夫一臉怒氣地推開了醫生辦公室的門,憤憤地對我說:“我們要剖腹産,馬上馬上!” 他一連說了兩個“馬上”,足以顯出他現在迫切的心情。我微微一笑,安撫他:“别急,産程進展良好,胎心也一直好,再堅持堅持就該生了。” “你們做醫生的也太冷漠了!沒看我媳婦都痛得快死了嗎?”男人的嗓門一下子提高了八度。 “我說了,李華産程進展良好,沒有剖宮産指征 ,不能剖。上天賦予了人類自然腔道供孩子出來,為什麼要去開天窗?”我态度很堅決。男人狠勁拍了一下辦公桌,幾乎是吼:“我媳婦和孩子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要你去償命!”說完,随着“砰”地一下重重的摔門聲,他出去了。

   不被理解,我的心裡極其不是滋味,不知道醫患關系什麼時候變得如此薄涼。我迅速梳理着李華的産程時限,就是在正常範圍,孩子胎心一直好,确實沒有剖宮産指征。但畢竟第一産程還沒走完,接下來還有第二産程 ,第三産程。陰道分娩本身就是試産的過程,試産失敗随時會中轉剖宮産,正如平時患者及家屬所說“遭了二茬罪”。這是産科難免的。從目前家屬情緒看,他絕對不允許他媳婦遭二茬罪,否則會做出暴力襲醫的舉動,而我是他首當其沖的襲擊目标。他剛才出去的時候,話已放在那。我是婦産科醫生,良心不允許我有悖醫德,為滿足患者無理的要求找個指征為其行剖宮産術。我現在能做的,就是密切監測産程進展,觀察胎心,及時發現問題并及時處理,看護寶寶順利降生。當然,我也想好了,萬一遇到襲醫事件,我該如何正當防衛。不能等着挨打,好漢不吃眼前虧!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終于在2320 分随着一聲響亮的啼哭,新生兒順利娩出,是個男孩,68兩,阿氏評分良好。我懸着的一顆心終于可以落地了。一切收拾妥當,已近零時。走出産房,揚言孩子和産婦有個三長兩短要我償命的那個男人正一臉笑容的在産房門口等我,手裡拎了兩袋糖,有些近乎讨好地對我說:“大夫,您辛苦了!也幸虧聽您的了,要不然我媳婦就挨了一刀。我脾氣不好,您别見怪啊。給,喜糖......”我累了,淺笑,回他:“沒關系,去照顧你媳婦和兒子吧,謝謝,我平時不吃糖。”

夜已深,涼意漸濃,身心疲憊的我要洗洗睡了。